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托 · 债券 > 信托
信托增资潮退 引战面临多重挑战
2019-01-08分类:信托 · 债券 / 信托阅读数:( )

  [自2016年大规模增资以来,信托行业整体资本实力得到大幅度提高,短期内资本需求迫切程度将有所缓和,2019年出现大规模增资潮的可能性较小。]

  2018年年末,光大兴陇信托、东莞信托、华能贵诚信托轮番增资。数据显示,2018年,共有13家信托公司通过利润和资本公积转增、原股东增资、引进战略投资者以及股改等方式完成资本补充,合计214.13亿元。

  不过,监管风向趋严、经济去杠杆的背景下,信托公司难以一味追求管理信托规模的扩张,对增资的需求自然也有所降低。

  “2019年难以再现增资潮。”东方金诚首席金融分析师徐承远称,自2016年大规模增资以来,信托行业整体资本实力得到大幅度提高,短期内资本需求迫切程度将有所缓和,2019年出现大规模增资潮的可能性较小。但一些面临较大风险项目处置压力,以及由受托业务向固有业务转型的信托公司可能还存在一定资本补充需求。

  资本补充需求不再迫切

  日前,银保监会甘肃监管局下发了关于光大兴陇信托增加公司注册资本金的批复称,同意采取原股东等比例一次性将注册资本金从34.18亿元增加到64.18亿元,并要求尽快办理增资相关的公司章程修改、工商变更等手续,并向甘肃监管局报告变更注册资本完成情况。

  64.18亿元的资本金虽在68家信托公司处于上游水平,但距离光大兴陇信托总裁闫桂军所言的100亿元目标还有一定的差距。早在2016年,闫桂军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为保证2017年各项创新业务的快速推进,公司希望可以将资本金补充至100亿元,正在与股东进行沟通中。

  公开资料显示,光大兴陇信托2014年经中国银监会批准成立,增资前注册资本34.18亿元,由中国光大集团直接控股,是光大集团金融板块中与银行、证券、保险并列的四大核心子公司之一。到2018年上半年,光大兴陇信托实现营业收入9.26亿元,同比增加95.23%,实现净利润5.03亿元,同比增加105.83%,管理资产规模达到5602.76亿元。

  近日增资的除了光大兴陇信托之外,还有东莞信托和华能贵诚信托。东莞信托于2018年12月29日已办理完成工商变更登记手续。东莞控股(000828,股吧)此次向东莞信托增资12.125亿元,对应3.22亿元注册资本,持股比例为22.2069%。

  同样,在2018年12月26日,华能贵诚信托也完成相关登记手续的变更,此次增资后,华能贵诚信托注册资本金由42亿元增至61.95亿元。

  “增资是出于给予业务增长的需要,业务增长越快,风险资本的占用就越多,这样需要资本金的支持。”一位业内人士称。

  数据显示,2017年有18家信托公司完成增资,注册资本增加总额308.65亿元。2017年,68家信托公司平均注册资本近36.68亿元,较2016年的30.8亿元显著增长。而2016年全年共有21家信托公司完成增资,注册资本增加总额364.95亿元。

  “2018年以来,大多数信托公司已完成增资,对资本补充的需求已不再迫切。去通道、降规模成为信托公司新的共识。”普益标准研究员吴红丽称,战略转型发展、组织架构重建、重组闯关资本市场成为信托行业改革方向。

  “引战”困难重重

  从2018年各家信托公司的增资情况来看,信托公司新进战略投资者情况较少,各家信托公司主要依靠利润转增和控股股东增资。

  以天津信托为例,2018年4月28日,“天津信托增资扩股项目”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天津信托拟以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3名战略投资者,合计持39.73%。但在接下来的7个月内,天津信托分别在8月21日、10月22日和12月17日连续三次延长“引战”发布时间。

  徐承远称,主要原因包括:现有信托公司的股东以大型央企、地方财政和国有大行为主,股东背景和资金实力较强,新股东的加入可能面临持股比例较低、参与度不高等问题;各家信托公司经营差异较大,一些信托公司自身经营模式仍在调整,股权估值难以取得市场公允定价;近年来监管新政对信托公司的战略转型影响较大,可能导致一些投资机构对是否进入信托行业持观望态度。

  吴红丽表示,信托公司在新进战略投资者时,还存在股权比例限制影响了战略投资者合作意愿、退出渠道的匮乏、新业务模式可能使信托公司面临协同风险及合规风险,以至于转型发展达不到预期效果等问题。

  闯关资本市场是另一发展路径,不过信托公司的上市过程依然艰难。2018年10月,渤海金控公告,由于发展战略调整为租赁行业,因此终止渤海信托资产重组上市计划。中粮信托的“曲线上市”之路也遭受了监管部门的重点问询。

  徐承远称,信托业务发展的模式和业务种类较多,资产构成较为复杂,信息披露难度较大,导致监管机构对其业务风险难以全面掌握;此外,我国信托业务发展受行业政策影响波动较大,在目前转型过渡时期,行业整体发展进度有所放缓,各家机构仍处于探索转型方向和化解存量风险的过程中,各方对信托公司的经营稳定性存在一定疑虑。

(来源:财经日报)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