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托 · 债券 > 信托
信托:通道业务“回流”带动高增速 转型任重而道远
2018-04-09分类:信托 · 债券 / 信托阅读数:( )

1. 业务发展:通道业务“回流”带动高增速,转型任重而道远

  新金融网讯:2017年,是金融业“强监管”年,也是大资管业的“统一监管”年。信托业增速有所回升,资产规模继续保持稳健增长,截至2017年末,管理的信托资产达26.2万亿元。同时业务结构逐步优化,单一资金信托持续收缩,集合资金信托和管理财产信托稳步上升,功能结构变化趋势不变,融资类业务持续下降,事务管理类和投资类占比持续上升。但通道业务的扩张仍是驱动信托规模的主要因素,主动管理能力的提高和业务的转型任重而道远。在整个资管行业将面临新的监管环境的大背景下,信托行业亟待变革。

  1.1. 通道业务“回流”,带动信托资产规模增速回升后趋稳

  根据中国信托业协会发布的数据,截止2017年末,全国68家信托公司管理的信托资产规模为26.2万亿元。2013年三季度开始,受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对于信托公司通道业务的分流,信托资产规模增速持续下滑,一直到2016年3季度开始同比增速再次回升,主要是原因是2016年监管出台新规加强对券商资管和基金子公司的通道业务的监管,导致基金子公司和证券公司资管通道业务回流信托。2017年前信托业整体的规模增长中,超过80%来自事务管理类信托,其中通道占据绝对地位。2017年的四个季度,信托资产同比增长速度分别为32.48%、34.07%、34.33%和29.81%。从季度环比增速来看,2016年四季度为11.29%,2017年四个季度分别为8.65%、5.33%、5.47%和7.54%,可见增速保持平稳趋势。此外,2017年前信托规模同比增速持续保持高位还和2017年宏观经济稳中向好有关。2017年,供给侧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对消费和投资需求产生明显拉动,GDP增速明显回升,全年同比增长速度为6.9%,比上年回升0.2个百分点,带动了企业的融资需求的回升,在一定程度上拉动了信托资产规模的增长。

  2017年四季度虽有《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银信合作新规等相继发布,但其影响将更多将会在2018年开始逐步显现

  可以预见的是,随着《资管新规》落地,银信合作新规(55号文)等监管文件带来的影响逐步释放,打破刚兑、去通道、向上向下穿透原则、禁止期限错配等规定,触及了信托业以往规模高速增长所倚靠的根基,即通道业务和传统刚兑优势,在信托业务成功转型、未来发展方向明朗之前,预计信托资产规模将有收缩。

“寒冬”将至,行业亟待变革——2017年信托市场年度报告

  1.2. 业务结构显示信托公司转型之路任重而道远

  从信托资产的资金来源来看,集合信托的规模和占比均持续提升,而单一资金信托的占比则继续保持下降的趋势,反映出信托行业主动管理能力不断提升。自2011年开始,三大类信托资金来源中,集合资金信托和管理财产信托占比持续增加,2017年仍然延续这一趋势。具体来看,2017年末,集合资金信托规模达到9.9万亿,占比由年初的36.28%上升到37.74%;单一资金信托规模达到12万亿,虽然规模继续上升,但规模占比由年初的50.07%下降到45.73%;管理财产信托规模为4.34万亿,规模和占比与年初相比均有所提升。

  近年来,随着资管行业竞争白热化,通道业务费率不断下降,信托公司已经在积极提升自身的主动管理能力,但是单一资金信托占的比例仍然较高,信托行业急需优化资金来源结构,提高自身的抗风险能力。2018年,资产管理新规大概率会落地,“破刚兑、去通道、去杠杆”将会使得信托公司的资金来源端面临较大的收缩压力。尤其是单一资金信托的收缩压力较大,通道业务从资金来源端看,主要归属于单一资金业务,强监管下,预计未来可以看到单一资金信托总规模和占比均会进一步大幅收缩。与单一资金信托相比,集合资金信托门槛较低,适用于更大范围的社会投资者,是大众购买信托产品进行财富管理的重要渠道,但是“刚兑”的打破也将会加大集合信托产品的发行难度。

  对于财产权信托而言,尽管在国外的信托业务中占主导地位,但在国内的市场规模还相对很小,但规模和占比一直在提升。事实上,财产管理信托相比于资金信托有制度上的优势:1、可以享受更低的风险资本计提;风险资本计提权重可以享受0.2%的比例外。信托保障基金的收取比例也很低:财产权信托只收整个信托报酬的5%,但是资金信托是收整个规模的1%。随着信托行业逐步向本源业务的回归,预计更多能体现信托制度优势的产品不断涌现,财产管理信托的市场空间值得期待。

“寒冬”将至,行业亟待变革——2017年信托市场年度报告

  从信托的功能结构上看,受益于通道业务回流,事务管理类信托规模和占比继续上升,融资类信托和投资类信托总规模增长不大,占比继续保持下行趋势。回顾近年来信托行业功能结构的变化,2014年,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下降加上监管的围堵,融资类业务大幅下降,随后受益于银行同业理财资金委外浪潮,事务管理类信托业务大幅上升。自此之后,事务管理类信托便一路走高,融资类一路下跌。投资类信托则在2015年“大牛市”支撑下稍有上行之后也进入下行通道。2017年的信托业功能结构延续着这样的趋势,事务管理类信托占比继续上升,融资类和投资类占比则继续下滑。截至2017年末,事务管理类占比由2016年年末的49.79%上升到59.62%,融资类和投资类则分别下降至16.87%、23.51%。

  事物管理信托信托规模的大幅上涨与通道业务的回流关系密切。2012年之前的银信合作基本都在融资类业务的口径下,在银信融资类合作业务额度(30%)被银监管控后,信托公司为了将额度腾挪给高收益率的主动管理,同时减少风险资本占用,开始将大量作为通道的融资类产品转化为事务管理类产品。事务管理类信托中有大量的通道类业务。信托行业规模扩量同时,券商和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规模萎缩。其中,券商定向资管计划规模从一季末16.06万亿峰值收缩至年末14.4万亿,基金子公司专户存续规模从年初10.5万亿收缩至年末7.31万亿。信托规模与券商和基金子公司通道业务规模变化的对比显示通道业务明显回流信托行业,带动了事物管理类信托规模大幅上涨。

  信托业主动管理能力仍有待提高。反映信托主动管理类信托的占比继续下滑,而由通道业务回流驱动的事物管理类信托占比继续下滑,在一定意义上说明通道资产依然是驱动信托业资产规模扩张的主要因素,信托业面向效益与主动管理的转型之路任重而道远。期间,信托业平均年化综合信托报酬率连续下降,持续在低位徘徊,2017年四季度为0.42%,从这一指标来亦反映行业整体并未走向成功的转型之路。

“寒冬”将至,行业亟待变革——2017年信托市场年度报告

  2. 政策环境:监管趋严,传统业务面临较大收缩压力

  2.1. 信托业监管政策回顾

  2017年是金融业“强监管”年,也是大资管业的“统一监管”年,同时对于信托业的“监管”同样不会缺席。基于完善信托行业的制度建设和对于信托行业的业务规范相关的规章制度相继实施。

  《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办法》出台,信托公司将会被分成三类六个级别。2017年1月,银监会下发了《信托公司监管评级办法》,关注信托公司两个层面的风险——单体法人风险(占比80%)和系统性风险(占比20%)。从资本要求、资产质量、风险治理、盈利能力、跨业纪律、从属关系、投资者关系和外部评价八个方面入手对信托公司进行评级,从而将信托公司分为创新类(A+、A-)、发展类(B+、B-)和成长类(C+、C-)三类六个级别。对于信托公司来说,不同的监管评级将意味着可以开展的业务范围不同。另外,信托公司的监管评级以后可能也会成为其他金融机构同信托开展同业业务时选择交易对手的重要参考。

  信托业务监管分类工作正式启动。2017年4月,银监会下发《信托业务监管分类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正式启动了信托业务监管分类试点工作。此前在信托公司自愿申报的基础上,结合属地监管部门意见,综合考虑经营基础、业务种类、内控及风险管理能力等因素,包括外贸信托、安信信托(行情11.48 +0.26%,诊股)(600816,诊股)、中建投信托、重庆信托、平安信托、中融信托、中航信托交银国际信托、陕国投信托百瑞信托等10家公司成为此次试点公司。在2016年信托业年会上,以资金运用方式兼顾资金来源为标准,把信托业务划分为八大类。此次启动八大业务分类试点改革将推动信托公司传统业务的升级和创新业务的拓展;同时,提高信托业务风险识别和计量的真实性和准确性,防止监管套利,提高监管的有效性;提高业务的规范化和阳光化进程,从而推动信托行业持续健康发展。

  信托产品登记和交易平台进一步完善。继2016年12月中国信托登记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中信登”)正式挂牌成立后,2017年5月,中信登下发了《信托登记管理规则暂行细则(征求意见稿)》,规定信托登记包括预登记、初始登记、变更登记、终止登记、更正登记等类别,登记内容涵盖信托产品信息、信托受益权信息等,未来可能逐步实现信托业务监管信息化,有利于实施穿透监管,同时,信托登记将提升现有业务的透明性,完善信托产品的信息披露,对受托人的履职情况形成更好的监督;2017年9月1日起,信托登记系统正式上线运行,将提高信托产品的流动性,有望形成一个规模化的信托产品二手交易市场。由于历史原因,信托行业基础设施较为薄弱,长期缺乏统一的信托产品登记和交易平台,市场分割使得产品登记、公示、信息披露、流转、兑付、清算缺乏统一的规范要求,不利于充分披露产品风险信息及合理定价,不利于监管有效及维护市场金融秩序。而中信登的正式成立及信托登记管理办法的出台正从根本上化解这些矛盾和问题。信托统一登记通过强化市场约束,提高信托产品的透明度和规范化,进而服务信托行业的风险防控及转型升级发展。

  银行业“三三四十”专项治理对信托传统业务冲击较大。2017年4月开始,银监会先后发布了有关“三违反”、“三套利”、“四不当”和“十乱象”等方面专项治理的多份监管文件(以下简称“三三四十”),全面规范银行业发展,防控银行业风险,同时对信托公司的信政合作业务、房地产业务和同业业务产生较大冲击。信政合作业务方面,针对涉及变相新增地方政府债务的业务模式加强监管,同时更进一步要求金融机构为融资平台公司等企业提供融资时,不得要求或接受地方政府及其所属部门以任何形式提供担保;房地产业务方面,监管要求加强合规性管理,严禁资金违规流入房地产领域;同业业务方面,监管要求禁止开展存在监管套利、空转套利的通道业务,并规定新开展的同业投资业务不得进行多层嵌套,信托公司获得同业机构资金的难度大幅增加,同业业务是受“三三四”影响最大的信托业务。

  《资管新规》征求意见稿要求包括信托公司在内的金融机构消除多层嵌套及通道服务、打破刚性兑付、履行主动管理职责。12月份,银监会出台了《关于规范银信类业务的通知》(55 号文),重新定义并规范银信类业务及银信通道业务。对于信托行业新一轮的监管正式拉开帷幕,尤其值得关注的是,本轮监管将触及过去十年形成的信托业务模式的根基,信托行业的业务模式将会发生一定的变革。

  总体看,2017年以来,信托业务正在加速完善支撑行业发展的业务体系、保障体系和监管体系;同时,受“三三四十”、“资管新规”和“55号文”等监管文件的影响,短期内信托公司的传统信业务将面临较大冲击,但从长期来看,将倒逼信托行业加快转型步伐,回归信托行业本源,进入健康发展的轨道。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归上海共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