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 · 资讯 > 资讯
贺建奎身世起底:出身农门 被富豪导师改变人生
2018-11-29分类:政策 · 资讯 / 资讯阅读数:( )

(原标题:“一夜成名”贺建奎:出身农门 被富豪导师改变人生)


在得知导师身家的那一刻,一个天才学者的人生道路换了方向。在这次引发轩然大波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贺建奎自称“感到骄傲”,并称“愿意用下半辈子负责”。

11月28日,位于香港大学李兆基演讲厅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会场人来人往。早在清晨7:00左右,香港大学李兆基会议厅就聚集了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媒体记者。在这次峰会上,贺建奎无疑成为全场的焦点。

中午一点左右,贺建奎突然出现在大堂中。贺建奎并未从大堂正门进出,而是从舞台后的区域进出礼堂。在他进出礼堂时,各通道均有安保人员。值得注意的是,在贺建奎的发言开始前,组委会方面特别强调,在其发言期间希望会场人士不要打断或打扰,否则将终止发言。

在峰会召开前一天,贺建奎宣布,一对名为露露和娜娜的基因编辑双胞胎姐妹于11月在中国健康诞生。这是世界首例免疫艾滋病的基因编辑婴儿。该事件随后引发巨大争议。

结合新化一中校友资料、南方科技大学介绍师资队伍网站上的介绍与多方资料,贺建奎多年来的历程得以展现。出生于贫困县的贺建奎如今不仅是高学历与多重奖项加身的学者,也是一个带领团队赢得政府与投资方认可的成功商人。他的改变始于自己在美国的亿万富翁导师,在得知导师身家的那一刻,一个天才学者的人生道路换了方向。而在这次引发轩然大波的基因编辑婴儿事件中,贺建奎自称“感到骄傲”,并称“愿意用下半辈子负责”。

家境贫寒的高才生

如今掀起轩然大波的贺建奎只是一个年仅34岁的“80后”。

1984年,贺建奎出生于湖南娄底新化县,根据界面新闻报道,贺建奎童年时家境贫寒,爸妈以务农为业,初中毕业后考入新化一中就读高中。资料介绍,新化一中创办于1898年,是湖南省示范性普通高级中学。

在《千人杂志》今年3月发布的对贺建奎的专访中提到,高中阶段,贺建奎非常痴迷物理学,曾经家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简易实验室,寒暑假时,自己会在家里“捣鼓捣鼓”,做一些感兴趣的小实验。还有一篇名为《今朝国家栋梁——新化一中近期涌现的部分杰出校友》的文章中介绍,2002年,贺建奎毕业于新化一中284班,高考以优异成绩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录取。

22岁那年,贺建奎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毕业,获得近代物理学学士学位,随后前往美国深造,26岁时,贺建奎获得美国莱斯大学生物物理学博士学位,同年,他还获得了中国留学基金委颁发的“国家优秀自费留学生奖”和美国科学促进协会(AAAS-SWARM)第85次年会优秀论文奖。

27岁,贺建奎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担任博士后,并于28岁回国。就在回国当年,贺建奎入选深圳市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孔雀计划”,同年,他指导南科大代表队获iGEM亚洲赛区金牌(SUSTC-iGEM-B)和银牌(SUSTC-iGEM-A)。在29岁,回国仅一年的他入选“深圳市优秀教师”。

31岁,贺建奎研制出亚洲首个自主知识产权的第三代单分子基因测序仪,其成果被Nature Biotechnology专题报道。

受身家亿万导师影响 想回国“做点大事”

贺建奎不仅是学者,更是商人。但曾是“学霸”的他走上商业道路也经历过思想冲击。

贺建奎在接受《千人杂志》专访时曾提到,念大学时,自己从来没有想过创业,觉得学者就应该专心于学术研究,但是一位导师改变了他。

贺建奎称,在斯坦福大学做学术研究时,他发现导师斯蒂芬·奎克教授不仅是世界基因测序领域的顶级科学家,还是十多家公司的掌门人,拥有三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是一位身家亿万的超级富豪。这让贺建奎大吃一惊,贺建奎创业的念头在异国他乡萌生了。

贺建奎在今年3月接受《中国新闻周刊》时也曾表示,在美国,华人科学家的发展会遇到看不见的玻璃天花板,只有回到自己的国家,才能“做点大事”。

天眼查资料显示,如今贺建奎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企业有6家、作为股东的企业有7家、作为高管的企业有4家。贺建奎为深圳市南科生命科技有限公司的大股东,持股比例为45.5%。

2012年,28岁的贺建奎回国当年的7月4日,就成立了如今和他一起被大量曝光的公司——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业从事生物信息分析服务的生物科技企业,贺建奎是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和第一大股东,直接持有瀚海基因27.41%的股份,又通过珠海瀚海创梦科技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间接持有瀚海基因5.83%的股份。

根据南方日报报道,瀚海基因在2017年的估值已经达到15亿元。在瀚海基因的官网上,有一则今年4月发布的关于瀚海基因获2.18亿元A轮融资的报道,报道称“瀚海基因近期已经完成2.18亿的A轮融资,由同晟资本领投,希夷资产等五家机构参与跟投。”

昨日下午,上市公司天壕环境接受媒体采访时确认间接投资瀚海基因,但与公司主营无关,“公司2016年、2017年投资入股了福州紫荆海峡科技合伙企业,实缴约900万元,由后者进一步投资瀚海基因,公司主营还是公共事业、环保业。”

贺建奎的瀚海基因不仅获得了上市公司的间接投资,也获得了政府方面的资助。深圳市2015年技术开发项目(第四批)公示名单显示,当年深圳市瀚海基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单分子测序技术及研发项目获得深圳科创委150万资助金额;在公开可查的“2019年深圳市工程中心项目的公示”中,瀚海基因的“深圳市新型测序技术及应用工程技术研究中心”获得来自深圳科创委的450万资助。

愿用自己下半辈子为实验负责

新京报记者在添加贺建奎微信时看到其个性签名正体现了他的多重身份:国家“千人计划”专家—南方科技大学—瀚海基因—因合生物。

如预言般,贺建奎在接受采访时曾称,自己在运营瀚海基因的同时也是南科大生物系教授,“平衡这二者是一门艺术!如果二者不能得到妥善处理,自己就会陷入一摊‘泥潭’,难以抽身。”

新京报记者从南方科技大学获悉,贺建奎于2012年来到南科大生物系,2018年初,贺建奎由于创业比较忙,没有时间教学,提出停薪留职。

尽管如此,南科大如今仍然因为参股贺建奎旗下公司、被质疑资助贺建奎基因编辑项目而陷入漩涡。11月28日,贺建奎到达位于香港大学李兆基演讲厅的第二届人类基因组编辑国际峰会会场发表主题演讲并回答记者提问时首先感谢了自己的母校,同时回应称,自己的个人公司没有以任何形式参与项目其中,三年前展开研究的时候大学有资金资助,后来涉及一些医疗相关事宜,自己支付了一部分钱,“南科大完全不知道这一实验”。

实际上,对于外界的反应,贺建奎感到惊讶。他表示自己根本没意识到大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因为他觉得美英已经有过类似的实验了,他称对这件事被泄露给媒体感到出人意料。

不过对于外界的大量谴责,贺建奎并不认同,甚至感到骄傲。在他看来,更多孩子需要的是“保护”而不是疫苗。他在去艾滋病村时发现有30%的孩子都感染了艾滋,“我认为我是骄傲的,我是在挽救生命”。

无论将面临怎样的处理结果,贺建奎的未来已经因此改变。贺建奎表示,自己并没有想要控制孩子未来的生活,孩子的未来可能有不同的潜力可以发挥出来,他们将来可能知道自己的基因是被编辑的,“我愿意用自己生命的下半辈子去负责”。

(文章来源:新京报)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