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政策 · 资讯 > 政策
复工复产逐步推进 各项政策需形成最大合力
2020-02-13分类:政策 · 资讯 / 政策来源:金融时报

支付宝和网商银行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在新冠肺炎疫情之下,全国小店营业率已经连续4天回升;开通外卖的小店中,外卖生意占比从49%提升至61%,一部分企业的复工正在多方支持下推进。

  “不复工没有收入来源,但又有房租、工资、税收等支出,必须硬着头皮先撑起来。”面对疫情,一位餐饮业小微企业主告诉记者,为了“止血”,该店铺先通过外卖、轮班等方式复工一部分,“但能否真的挺过去还很难说,只希望疫情赶快过去。”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经济受到影响,小微企业因自身条件限制,抵御风险能力受到挑战。真金白银的信贷,是支持小微企业“活下来”的必要条件。更多政策的陆续落地,正在帮助企业恢复活力。

  春节一过,更多企业陆续复工。据国家发展改革委统计,截至2月10日,22个重点省份的数据显示,口罩企业复工率已超过76%,防护服企业复工率为77%,电力、天然气和成品油供应充足,民航、铁路、水运运输网络运营正常。但是,推动全面复工复产还面临着返工人员不足、部分地方限制开工、口罩等防疫物资不足、产业链上下游不配套、交通物流不畅以及资金压力大等问题。

  小微企业方面,根据蚂蚁金服线上小微调研,80%的小店表示面临资金缺口,大部分缺口在1万元至10万元之间;70%的店主认为,有资金支持的话,可以渡过难关。

  记者同时了解到,全国各地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已经行动起来。在此之前,进出口银行宣布对湖北省及受疫情影响较大的批发零售和物流运输行业的实体中小微企业免收2月份全月贷款利息,以实际行动减轻疫情对相关企业生产经营影响和财务负担。该项安排涉及贷款近1600亿元,利息免收金额约6亿元。

  特事特办 共克时艰

  光大证券首席银行业分析师王一峰在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银行对重点企业不仅要维持,还要加大扶持力度,在审批效率、信贷额度等方面做好支撑。“从我们调研的情况来看,银行并没有因为疫情造成的影响对企业断贷、抽贷,多数还采取了续贷甚至更大力度的支持,发挥了应有作用。”他说。

  近一段时间来,不少银行表示将视疫情变化情况,对到期的贷款,根据企业受影响程度、复产情况及贷款状况等,合理采取展期、延期、调整还款计划、调整付息方式、无还本续贷等手段,切实减轻受困企业还本付息压力,根据企业生产经营需要可延长贷款期限。

  不过,外界也在关心,这样的安排是否对银行业造成巨大压力。

  在日前召开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坦言,客观来讲,疫情对小微企业特别是住宿、旅游、餐饮类小微企业造成了一定影响,预判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率会有所上升。但他同时表示,从整个金融体系的运行情况来看,去年银行业化解了2.3万亿元不良资产,小微企业的不良占比较小,另外,银行业拨备覆盖率达到180%以上,有充足的资源应对不良率上升。他也提出,适当提高对小微企业不良贷款的容忍度。

  王一峰表示,当下疫情影响的不确定性依然存在,小微企业的风险还很难去精准判断。小微企业的问题是停产不复工,没有收入,但有刚性支出,租金、利息、税收、人工等都考验着小微企业的现金流,是非常现实的压力。“对广大的中小微企业救援,需要‘开源节流’。”王一峰谈到,一方面,银行通过给予信贷额度支持,保证现金流;另一方面,要有更多组合措施,如减息、减租、减税等。在这些方面,金融机构和金融监管部门已经出台一系列政策,并快速落地。在他看来,无论是措施还是效率,都非常及时。

  一位制造业企业负责人坦言,由于涉及出口,业务受到明显冲击,短期可以承受,但长期来看,客户可能会考虑供应链存在不稳定,对后续企业的生存带来影响。

  “在当下,‘救企业’比什么都要紧。”一位大型银行东南地区分行相关负责人认为,这是给经济“止血”,也是银行的自救。上述相关负责人认为,提供信贷支持和利息减免,对银行自身而言并不是负面的,“大多数银行的资产质量还是很好的,短期不良的上升,只要在可控范围内,都不会造成系统性影响。”

  监管方面则给予更宽松的不良容忍度。近日,国家发改委等十九个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推动返乡入乡创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指出,支持相关银行对暂时存在流动资金贷款偿还困难且符合相关条件的返乡入乡创业企业给予展期,适当提高对返乡入乡创业企业贷款不良率的容忍度。

  记者了解到,上海、江苏、浙江等多地监管部门要求给予专项信贷额度,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不良容忍度,这是当下特殊时期的特殊情况。例如,上海银保监局发布《关于进一步做好疫情防控 支持企业发展保障民生服务的通知》,在政策宽限期,受疫情影响相关行业的企业暂时无法正常归还到期贷款而发生逾期的,不计罚息及复利,不影响客户征信记录。对受疫情影响暂时失去收入来源的企业,可依调整后的还款安排报送信用记录,不强制要求此类逾期90天或60天以上的贷款归为不良。

  从“几家抬”到“几家扛”

  疫情对不同行业、不同现金流类型企业造成的影响皆不同,王一峰表示,疫情对企业形成的风险主要是流动性风险。

  对于银行来说,不良的消化也需要政策支持。除提高不良容忍度外,从2月3日开市以来,央行在6个工作日内,已累计向市场投放了2.6万亿元流动性,并通过专项再贷款等政策,支持疫情防控,缓解受疫情影响企业经营困难。

  当然,对企业而言,金融的支持只是一部分,还需要其他政策打好“配合战”,王一峰也将此称为“几家扛”。“的确是共克时艰,财政、税收、金融、地方政府等,都需要在这个时期有担当,有更多的投入。”他表示,各方政策必须在“共同承担”的逻辑上,缓和企业生存压力。

  广东一家中型外贸企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来看损失相对还可以控制,但如果疫情不能得到很好控制,出口可能存在比较大的问题。他表示,除了信贷上利息的优惠,还希望能够在出口税收等方面有更大力度安排,渡过难关。

  为应对疫情冲击,同时稳定经济增长,财政需要更加积极,“修复”的意义也更为明显。据统计,截至2月8日18时,各级财政共安排疫情防控资金718.5亿元,实际支出315.5亿元。其中,中央财政共安排172.9亿元。在2月9日财政部、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等部门联合召开的全国电视电话会议上,财政部部长刘昆表示,中央财政将根据疫情防控需要,继续出台和完善有关财税支持政策。

  光大证券固收分析师张旭认为,此次新增地方政府债券限额的提前下达,可以确保地方债资金尽早到位,带动有效投资支持补短板扩内需,以地方债之水解经济之近渴。

  “如何平衡疫情控制与经济稳定,成为政策最关键的着力点。”上述制造业企业负责人呼吁,目前在减税方面还没有明确的细则,社保也只是延后,希望能提供更多帮助。

  后续政策方面,王一峰建议,要充分考虑“不可抗力”,提升各类容忍度,同时进行结构性倾斜。他具体谈到,首先,能否对湖北当地的金融机构有一些流动性再贷款支持,更好保证金融体系的稳定。其次,发放专项债券,加大财政支持,对受疫情影响严重的地区后期发展做合理安排。再次,可以在MPA等一系列考核指标上,对湖北地区作特殊安排,例如专项额度支持、调减湖北地区信贷资本的占用,给予FTP内部考核一定优惠。

  另外,也有专家建议,未来需考虑财政对医疗领域的投入以及如何更精细、更好地发挥撬动作用。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归上海共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