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科技 > 云计算
云计算下半场之争激战正酣 华为浪潮有多大胜算?
2018-12-06分类:金融科技 / 云计算阅读数:( )

“马云年初提的五新战略,最近马化腾大讲特讲的产业互联网,从本质上说,互联网已经发展到了天花板,下沉是必然的趋势,”在某IT设备厂商做云服务的人员如此表示,“传统政企市场一直以来都是IT设备厂商的天下,这可不是说价格便宜就可以取胜的,服务好才是硬道理,阿里腾讯金山那一套互联网云服务的打法,放在政企市场并不占优势!”

“其实华为骨子里还是一家硬件公司,历史已经无数次证明:硬件公司主导的互联网产品,很少有成功的,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一直如此,”一位在国内某一线云厂从业者如是讲到,“云是从互联网上生长起来的,华为虽然很厉害,但做硬件那一套放在云上,不一定行得通,五朵云之一就是个笑话。”

以上是采访到的部分从业者对于互联网系与IT设备系厂商做云计算的看法,两方观点可谓针尖对麦芒。当前,随着产业快速下沉到政企市场,原本井水不犯河水的互联网系云厂商与IT设备系云厂商,开始了近距离贴身肉搏,下半场之战,谁将最终胜出?

一、小玩家纷纷离场,科技界的房地产生意终成巨头的游戏

近日,知名咨询机构IDC发布了新一期《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跟踪报告》,数据显示,在2018年上半年中国公有云IaaS市场上,阿里云虽然继续保持领军位置,但受限于增速下滑,市场份额同比下降2.5%,为43%;腾讯云第二,份额11%;中国电信排名第三,份额8%;AWS第四,份额6%,金山云第五,份额5%。

云计算

需要指出的是,以金山云为分界线,前五名总计占据了73%的市场份额,去年同期这个数据是69.8%,再往前则是63.5%。反观全球公有云市场,Gartner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前五名总计占据了70.9%的市场份额。至此,一个比较明显的趋势已经显露出来:云计算这个以规模著称的行业,其马太效应正在进一步加剧。

另一个值得提及的数据是——前五名均为10亿元俱乐部成员,10亿元营收是一个比较安全的数字,这意味着企业研发、运营及成本支出开始出现一定的平衡迹象,但也仅仅是一个迹象,随着各家持续不计成本投入,平衡点在什么时候出现目前无法预料。

云计算被戏称为“科技界的房地产生意”,其对于资金、人员和高周转要求非常高,需要大笔的资金去买设备,而设备每天都在折旧。这也是迄今为止,市场上硕果仅存的玩家,无一不是巨头亦或是巨头旗下公司的原因。早些年风风火火的新锐玩家,如UCloud、青云、七牛、美团云等等,要么偏安一隅,要么卖身巨头,要么团队解散业务关闭,再也不现曾经的风光。

二、IT设备巨头大举进击公有云,成王败寇在此一举

近年来的国内公有云市场,有一条不成文的铁律,但凡表示要大举进军公有云的,都会喊出一个响亮的口号——XX年内成为行业前几名。鼓舞士气给自己壮胆也好,发出信号向市场宣战也罢,Top3仿佛成了大家挥之不去的心结。

2017年4月11日,华为放言:华为云必须在三年超过阿里云,做到云计算市场的国内第一;未来全球五朵云,华为居其一,大有二十多年前“世界通信市场三分天下,华为必居其一”的气魄。

2017年10月16日,浪潮云发布“1—2—3—3”战略,将在未来三年推动10万家政府客户上云,到2020年实现200亿元营收,设立全新目标成为全球领先的云服务供应商。

2018年3月31日,紫光集团发布“紫光云战略”,宣布投资120亿元进军公有云市场。7月10日,紫光宣布公有云上线试商用,紫光云总裁兼CEO吴健表示,力争在五年内成为国内Top3。

与互联网系厂商相比,IT设备系厂商进军云计算领域显得较晚,但IT设备系的底气在于,在这行业里面玩了这么多年,再怎么变,客户对于IT服务的需求没变,只不过是从以前自己买设备,转型到买云厂商的服务,摇身一变成云厂商不就行了吗?

三、互联网系云厂商的降维攻击:我毁灭你,与你无关

在科幻小说《三体》里有一个著名的概念——降维攻击,其核心原理是:将攻击目标本身所处的空间维度降低,致使目标无法在低维度的空间中生存从而毁灭目标。故事的结尾我们看到,高维度的歌者文明随手扔出的一片二向箔,让生存发展了几十亿年的太阳系从三维空间逐渐坍塌成二维的绝对平面,不费吹灰之力毁灭了太阳系,也正应了那句话:我毁灭你,与你无关。

云计算

在互联网系云厂商看来,云计算生于互联网、长于互联网,经过近十年的培育,互联网企业上云完毕后,现在顺势收割政企市场,是水到渠成的事;而IT硬件厂商做云简直就是不务正业、逆势而为,妄图从下往上攻击,无异于以卵击石。高维度文明与低维度文明,从来都不存在较量一说,这也是现在互联网系云厂商的态度:华为浪潮紫光玩的那一套,和我们玩的这一套,根本不是同一个东西,何来竞争之说。

在当前IaaS层愈发趋同的局面下,计算、存储、网络、CDN、数据库、安全这一套基础产品,各家都差不多,也体现不出差异化。但互联网系云厂商玩的是人工智能、大数据、IoT、边缘计算、区块链这些前沿科技,带来的是数十倍、上百倍的效率提升和技术革命,阿里云的“城市大脑”,腾讯云的“超级大脑”,百度的“百度大脑”这些智能中枢,构成了互联网系云厂的核心技术展现方式,这和IT设备系厂商做出性能更强的服务器、速度更快的网卡完全不在一个层次,就像马车跑再快,也无法和飞机竞争。

“尽管华为在电信领域的技术研发实力的确不俗,甚至可以算是国际顶尖水准,但在云计算领域,作为一个晚入场的选手,技术方面的积累并没有其在电信领域那么雄厚,”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人工智能、IoT等新技术被认为是主导下一次产业浪潮的技术革命,在这方面,华为并不是站在前列,甚至可以说,在传统硬件思维的主导下,华为等IT设备厂商在人工智能、IoT这些偏向于未来的技术上,普遍要落后于互联网系云厂商5-10年。”

四、IT设备系云厂商的逆袭之路:阿里云本是华为造

2012年前后,亚马逊AWS的发展超出绝大多数IT厂商的预料,不断撼动传统IT服务模式,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IT系厂商开始了痛苦的纠结过程:跟进云计算,必然影响与运营商等大客户关系,相当于与客户“反目”;而不跟进,眼看对方做大却无计可施。可以说,这种心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IT设备厂商们的典型想法。

等到2017年,互联网系云厂商渠道下沉,开始触动到设备厂商们的核心利益,此时,IT设备商们才真正开始大规模进军云计算领域,背水一战。传统政企市场与消费互联网场景最大的不同在于,客户对价格并不那么敏感,对业务稳定可靠性要求非常高,需要强地面服务,这不是互联网系云厂商们所擅长的,而正是IT设备厂商们的优势所在。

云计算

从市场规模的角度来看,云计算作为万亿美元规模的市场,目前全球几大云计算巨头年收入也不过数百亿美元,仍然是广阔天地大有可为;从应用实践的角度来看,传统企业和政府机构才是云计算下半场的的主角,这正是IT设备厂商们多年服务所积累的优势所在,完全可以从所谓的“后来者”变成“引领者”。

“阿里云有什么核心技术吗?服务器用的都是华为的,”某IT设备厂人员讲到,“阿里云华为造”口号的喊出,代表了IT设备系云厂商的一种反击:你们用着我提供的服务器、提供的网卡、提供的路由器,反过来说我们没有未来,做云是白费劲,这是不可接受和谅解的。

“本质上这些互联网系云厂商的商业模式是批发转零售,购买服务器、购买带宽,然后再卖给其他企业,有啥核心优势我是看不出来,和零几年遍布大街小巷的网吧并没有本质区别!阿里云可能稍微有点价值的就是飞天系统,但飞天就像它名字起的,飞在天上(互联网)可行,落到实处(政企市场)就哑火了,派不上用场!”

五、 红桃皇后定律的残酷结局:只有寡头才能生存

2018年7月4日,Gartner发布了2017年度全球公有云IaaS市场份额分析报告,AWS、Azure和Alibaba Cloud作为市场前三名,合计垄断了66.5%的市场份额,这个数据在去年是54.3%,一年时间内市场份额提升了12.2%。

在今年更早一些时候,Gartner公布的2018 IaaS魔力象限,相比去年的15家云服务商入围,今年仅有6家云服务商在入围,60%厂商从榜单中消失。可以说,公有云IaaS市场已经步入真正的寡头时代,马太效应凸显,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后进者几乎没有翻盘的机会了。

云计算

“红桃皇后定律”源自《爱丽丝梦游仙境》,红桃皇后对爱丽丝说,你拼命奔跑才能保持在原地,又名“跑步机效应”。在国内市场,前五名云服务商在占据绝大多数市场份额的同时,仍然保持着超过100%的平均增长率,远高于后来者,这种情况下想要弯道超车,无异于天方夜谭。

基于此,我们判断,与国际市场发展趋同,未来前五名的市场占有率将持续增长,不断挤压后来者市场份额,小玩家必将陆续退场,最终形成同样的寡头格局。

六、IaaS市场窗口期已经闭合,PaaS和SaaS或有出路

让我们回到最开始的讨论——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跟踪报告》,阿里云、腾讯云、中国电信、AWS和金山云,这前五名总计占据了73%的市场份额,与全球市场前五名占据70.9%的市场份额数据基本趋同,值得注意的是,除中国电信因为在传统政企渠道的积累也位列前五,其他四家全部都是互联网企业,没有IT设备厂商。

而历数全球市场前五的云服务商:Amazon、Microsoft、Alibaba、Google、IBM,除IBM外,都是互联网型企业,无一是从IT设备厂商转型而来,即使是IBM,也早就在2014年以23亿美元的价格卖掉了x86服务器业务,轻装上阵。即便是在新技术、新模式方面探索最积极的美国运营商,现在的结局也是云领域的全面溃败,根本无法与AWS、Azure这些真正的云厂商抗衡。

IT设备厂商做云最大的困境或许来自于内部而非激烈的外部竞争态势,革掉自己的命从来都是最难的,人们乐于和大船一起沉没,也不愿自己先被扔下船淹死,即使那样有可能拯救整条船上的其他人。

云计算

公有云需要大规模的资金、技术、管理与服务投入,目前技术门槛和成熟度都已经比较高,后来者很难以技术革新形成突破,这让云计算市场格局一旦形成就极难撼动。对于后来者,针对细分垂直行业的PaaS和SaaS进行深度拓展,利用自身的定制化能力以及行业理解,确立核心竞争力,或许是一条出路。

讨论的最后,让我们用知乎网友的一段评论来作为结束语:“国内这几家,阿里腾讯金山华为,阿里云的口碑最好,就像汽车里的BBA,稳定、全面、服务好,就是贵;腾讯云是法系车,价格便宜,但小毛病多;金山云是日产、三菱,专注某个领域,做的还可以;华为云是比亚迪,Marketing能力大过产品能力,说自己是未来的五朵云,其实内部争议很大,你一个用OpenStack的,怎么好意思天天出来吹?”

(文章来源:网络)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