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私募 > 私募
私募大佬巅峰对话——A股的春天在哪里?
2018-11-28分类:基金 · 私募 / 私募阅读数:( )

原标题:私募大佬巅峰对话——A股的春天在哪里?

11月27日,2018年度(第十三届)中国私募基金风云榜季度策略会,暨(第一届)银河证券专业交易策略公开赛启动仪式在上海浦东香格里拉大酒店隆重举行。而且中的巅峰对话因有多个私募大佬对当前市场热门话题的激辩而深受众多投资者关注。

当前A股依然在2600点徘徊,监管层力挺A股的政策一个接一个,从国家领导人到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从央行到银保监会都在维稳,接下来市场是否会回缓呢?而在贸易摩擦不断加剧情况下投资者又面临什么样的风险呢?

朝阳永续董事长廖冰,景林资产高云程,保银投资副总裁马肸珣,陆宝投资董事长、研究总监王成,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负责人胡立峰共同围绕“A股的春天在哪里”进行了探讨。

廖冰:我们这一环节的主题是A股的春天在哪里?谁知道在哪里?我们第一个问题是请问四位嘉宾,你们觉得政府会救市吗?

景林资产总经理高云程:政府现在已经救市了。政府也许已经给钱了,也在给信心,但是市场有市场自己的规律,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或者说未来一段时间,大家可以看到的企业的盈利的低于预期,或者是盈利的绝对值有下滑的可能,或者说增速有下滑的可能,这种负面压力和政策带来的一些正面效果在互相作用。短期可能是有很多不确定性,但是也许眼光放长一点又有很多确定的东西。

目前政府的喊话也是救市。这个市场大家原来以为只是没有信心,但是实际上除了信心有点欠缺之外,更多是投资者越来越理性,越来越看重企业在未来一段时间的经营情况。因此我觉得就算是有救市也很难在短期内扭转经济的情况,也很难在短期内扭转上市公司的经营业绩。

所以我觉得既希望政府可以做什么,也不能完全依赖政府会做什么,最终还是要依赖于我们投的企业会不会率先走出低谷,在行业当中变得更加优秀。所以这个才是我们能做的事。

历史上,在全球几个主要市场来看,无论是美国还是之前香港市场出现的一些危机,包括日本市场,无论是小经济体、地区性的经济体还是大的国家,只要出现了真正的金融和股票市场的危机,政府是一定会做很多事了。

但是做事和最后立竿见影的效果可能是有一个时间的差异的,而且也有程度的差异。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它已经在做了,还会继续做,但是最终,我不的每一个股票都会被救起来。

保银投资副总裁马肸珣:“救”这个动词非常好,什么是“救”?很多时候我们觉得国家出钱、国家喊话、国家让股市向上走我们就可以赚到钱,但是我们要看国家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说是要“救”的话,你很难在“救”的过程当中赚到钱。

国家救市最主要的目的是什么?刘鹤副总理喊话,很重要的目的是为了防止股权质押爆仓。如果股市自由落体,股权质押爆仓,影响的不只是金融、股市还会影响整个经济。这一次救市从这个意义上来讲是很成功的。

但是我们要做的是“救”而不是“扶”,金融有六个“稳”,“稳”的意思是不要自由落体,但是正如高总所说的,这个市场并不具备持续向上的动能,也不是所有股票都会在国家救市背景下就持续上走。因此我认为会“救”,但仅限于“救”。

陆宝投资董事长兼研究总监王成:这涉及到预测,有一些东西是可以预测的。当经济在某些状态下,可以预测政府根据经济状况会出什么样的财政政策、货币政策、改革政策、产业政策,经济学会告诉你最优的是什么。当然也可以预测,08年年底的时候,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一定是松的。

但是有一些无法预测,比如经济不好的时候,为了救股市让大家觉得经济好,那时的股市是无法预测的。

其次,股票市场是一个复杂的系统,一些政策在保持短期系统稳定的同时,容易引起长期系统非常不稳定。因此我们公司投资的体系不依赖于会不会“救”。无论救不救,政策出来之后我只是有一个评估而已。

银河证券基金研究中心负责人胡立峰:我觉得救不救市取决于对股市的压力测试。有关部门或者说很多的专业机构,大家肯定对中国股市要有一本账或者是对他进行压力测试。

压力测试救的是什么?是杠杆资金。从2015年来看,当时救市就是两融资金余额问题。而这一轮救的是大股东的股票质押。当前救的是短期流动性,让市场不至于突然间短期失去流动性。但是当市场自身获得了流动性,舒缓过来之后,我觉得还是尘归尘,土归土。

主持人:已经救了,我们的决策与救与不救关系不大,这是一个好消息,大家对政府救市没有预期,你稍微救一点就是好消息。这个结论我觉得是对的。我实际上是很恐惧的,我把这个问题借这个机会向四位嘉宾求救,如何战胜恐惧?

高云程:这个问题很哲学、很抽象,如何战胜恐惧?一本书上说过“在别人恐惧的时候要贪婪,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要恐惧。”但是在实践当中,经常是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有的人更恐惧;在别人贪婪的时候,绝大部分人赶紧也贪婪一下。这是人性,人性是很难克服的。

恐惧是让人类可以活下去重要的原因,可以繁衍下去的重要原因。我们DNA当中就有的东西就是随大流、盲从或者是做别人也做的事情。但是在投资实践当中,这两个特性很容易让我们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们更恐惧,别人贪婪的时候更贪婪,去做一些加剧这样行为的事情。

那么如何克服恐惧?今年国内去杠杆,尤其是去民营企业杠杆的过程,让很多上市公司出现了很大风险,甚至很多企业家几乎丢掉自己的上市公司;3月份之后的中美贸易摩擦,一些人认为是未来很多年中美关系的巨大转折;再到后面我们看到了各种危机叠加之后中央政府和各个地方开始不提去杠杆,再到民营企业家的恐慌,政府出来喊话要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发展,要重新树立信心。

现在是不同级别恐惧的叠加,但是往更长一点看,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开放,中国工业体系积累了大量的有效率的劳动生产力,即便金融体系出现一些波折,高科技被遏制,我们绝大多数人的生活水平不至于出现绝对值的下降,我们的生活水平几乎是直线上升的。因此我们对现有的更多是对成长曲线的担忧而不是绝对值的担忧。

另外一种恐惧是对未来不确定性的担忧。有不确定就有确定的东西,比如我相信中国在未来5-10年甚至更长时间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包括政治稳定、社会治安稳定的国家这在世界上很不容易实现的事情;我相信中国人对美好生活,对财富的追求还是有很大的欲望,这也是经济增长的动力;中国人对自己子女的教育,希望他们获得更好的教育,获得更好的,更有效率,更有价值工作的驱动力是我们社会下一代甚至是再下一代能够保持不错成长性的耕耘。

只要我们的政治和社会相对问题就不用太担忧。第一,因为我们是全球第一或者是第二大的人口国。第二,我们在军事上虽然不是最高科技的,但是我们是可以保持稳定的国家体系的。有目前这样的国防体系,有完备的工业体系的国家,再加上我们有这样的内需市场,我们看长一点就会战胜短期不确定性的恐惧。

马肸珣:我觉得高总谈的不是恐惧,而是中国人的恐惧,或者是中国人在2018年的恐惧,我想聊聊中国投资人的恐惧。中国投资人在恐惧什么?首先我要反驳一点,我不相信聊总会睡不着觉。

廖冰:我评价一下,我觉得为什么高云程境界高,他们管几百亿的,想的是那些问题,他们不慌,就我们那点钱慌什么呢?这个逻辑对吗?不对,我那点钱是我的钱,他的钱是别人的钱。

马肸珣:接着说恐惧的事。

一、恐惧不是坏事。正是因为会恐惧,你的基因才来到了现在,恐惧教你躲开应该躲开的东西。如果说你面对投资在某一个时刻你会感到恐惧的话,这意味着你不适合投资,应该交给专业的人投资。

二、恐惧的原因是因为你不了解,不熟练,不明白,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赚了钱,也必将不知道怎么亏钱。

三、还有一句话叫“只有潮水退去的时候才知道谁没穿底裤”。你的恐惧是不是因为你没穿底裤?如果说你穿了底库,你知道你买的股票、基金是什么?你不会恐惧,潮水退去的时候你不会担心,因为你穿了底库。

王成:熊市怎么战胜恐惧,可能过两年我们就会讨论牛市的时候怎么战胜贪婪?这个可以更加抽象一点,如何克服掉人性的弱点做最优化的决策,告诉方法比安慰更加重要。主要有三点:科学的决策要慢些做,智商对理性决策没有用,要有系统化的投资体系。其实80%的人容易受情绪驱动,基本上是不做投资的。因此,投资要交给更加专业的人。

胡立峰:恐惧的原因可能因为加了杠杆,当有融资盘,或者是有抵押时,心态是很着急很恐惧的。也可能投资理念有问题,想赚的是快钱,或者赚的是博弈的钱,绝对价值投资才是真正免于恐惧的唯一的法宝。战胜恐惧还可以尝试组合投资、大类资产投资、机器人投资,把钱交给专业的人,甚至买完就忘也是克服恐惧的办法。

主持人:关于公司的投资理念?

高云程:选出各行各业当中最优秀的公司。这种方法有的时候非常有效,历史经验告诉大家,其实最后能让投资者赚到比较高的收益的,而且是确定性收益的,还是买这些各行各业最好的公司,我不太相信“差生”一直逆袭的事情,也许有这样的事情,但是概率不高,我不大相信概率不高的事情。

改革开放40年来,不仅要以中国的维度,还要以全球维度来思考问题。未来的投资组合构建变得更加多元,既有进攻性也有防御性。但是有一个原则不能变,就是我们要投资在信得过的管理层,信得过的商业模式上。

廖冰:去年你讲中国核心资产,这个事你还相信吗?

高云程:这是我们坚信不移的。去年年底或者是今年年初的时候,很多公司股价和现在相比有20%甚至是30%的跌幅,很多人觉得这些公司是不是出了大问题?我觉得有一句话我们要重新记住“当整个宏观经济出现重大波动时或者是趋势性下滑时,没有任何一个行业、公司会独善其身,都会多多少少受到影响。”

但是我相信在这个过程当中,拥有最优秀的管理层和核心竞争力的公司,一定也是最能从低谷当中爬出来,或者是他们的业务受经济周期下行影响最小的公司。

虽然有的时候看到他们的股票跌的和其他公司差不多,因为股票市场还有情绪影响、流动性变化以及之前拥挤交易的反作用力,这些都是让股票表现的比企业经营波动来的更大的现象。当把时间拉长到2-3年,这些比较好的公司,一定有能力通过盈利增长把现在股价下跌修复过来,但是要考验投资者你有没有拿两三年的定力,需要不断做研究,对企业有更加深入的认知。

马肸珣:其实做好投资要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你的收益从哪里来?第二,你如何控制或者是面对你的风险。

保银投资的logo是价值、中概和对冲。这三个词就是我们主要的策略。

价值投资解决了保银收益从何而来的问题;我们做中概投资时间是比较久的,我们在以A股、H股、美股全球布局的一家公司,我们不在乎公司在哪里上市,在乎的是这家公司收益来自于哪里,这个可以可以给我们规避风险;我们所谓的对冲策略是做多一只同时做空一只。

王成:我们所有的策略一直比较稳。首先要系统性的梳理。其次基金净值波动要小,要防御极端风险。

胡立峰:从基金研究评价来讲,我的观点是“用一把统一的尺子衡量所有基金(公募基金)。”对私募基金也是如此,这是从评价角度来看的。基金需要“体检报告”,通过一些可视化工具,试图展示一些规律特征。

廖冰:接下来问一下,有没有确定性比较强的,比较关注的行业?

高云程:很清晰的有一些行业,中国经济已经大概走完了从短缺到基本需求都被满足,从商品社会往服务型社会过度的阶段。也就是说我们的物质需求绝大部分已经比较容易被满足了,服务上的升级,以及有关享受的更加细分的各种行业的机会是巨大的。目前很多行业不受宏观周期影响,比如教育行业,比如品牌餐饮连锁,在大量取代原来单体的餐饮店的趋势。消费者越来越愿意为服务买单,且不同服务对应不同价格是很明确的。因此,在这个领域,从商品经济到服务经济当中有很多不同的机会,而且这个周期是长周期的,这也是消费占中国GDP比重将来不断提升的重要驱动力。

马肸珣:人的本性是抚育后代,人的本性是为孩子带来更好的教育。所以答案很简单,那就是教育。

教育有三大特点:一、纯刚需。中国人有四大消费,分别是车子、房子、教育、医疗。车子和房子是实物消费,教育和医疗是服务消费。我可以不买车,不买房,甚至于我天天锻炼身体就不去医院,但是孩子呢?你敢不尽可能的让孩子去上好的学校吗?因为这涉及到下一代。因此我觉得教育是刚需的。没有任何一个政策可以成就一个伟大的行业或者是伟大的公司,同样也没有任何一个政策会消灭一个伟大的行业和伟大的公司。

二、金额大。今年上海新开了12家私立幼儿园,这12家私立幼儿园平均月消费1万元。如果把一个孩子从出生一直培养到大学,走私立之路,在上海没有300万做不下来。

三、会涨价。教育很专业,你没有办法判断一个教育是好是坏,你只能根据一个要素,就是今年学费有没有比去年更贵,如果说更贵,八成不错。

王成:我认为没有确定性的现在行业,当你认为有确定性的话,那是有问题的,只能说你看好或者是不看好的行业,我没有特别看好的行业。

胡立峰:我做基金评价对行业没有发言权,从基金投资的角度,我们观察很多公募基金的行业投资来看,好行业不等于有好股票。我就提这一点。

(文章来源:财联社)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