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托 · 债券 > 资产证券化
融资“新宠”ABS支持新经济 复盘明星企业资产证券化之路
2018-11-29分类:信托 · 债券 / 资产证券化阅读数:( )

  在华尔街有句名言,“如果有稳定的现金流,就将它证券化。”

  这种热潮也在国内市场上演,ABS(资产证券化),正成为融资市场的“新宠”。

  截至2018年10月31日,我国资产证券化产品累计发行1478只,发行金额3.25万亿元。目前市场存量2.19万亿,其中企业ABS有1.21万亿,信贷ABS有0.86万亿。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已有众多ABS产品在上交所发行,其中,既有支持国企管理资产负债的中建八局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也有国内首单支持新经济企业供应链金融的小米1号资产支持证券,以及全球物流地产巨头普洛斯国内首单储架式仓储物流资产证券化项目。

  ABS多地开花

  作为国内首单成功发行的储架式仓储物流资产证券化项目,普洛斯在上交所发行的仓储物流1期资产支持专项计划(CMBS)从申报到获批,仅仅历时一周多时间。

  这款产品规模50亿元,首期发行规模15.015亿元,其中优先级规模15亿元,产品期限18年,发行票面利率5%。

  11月2日,普洛斯中国副董事长诸葛文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称,“相比债券融资更看重主体信用评级,CMBS最看重的是底层资产的情况,底层资产的现金流是主要的还款来源。此次产品的发行,一方面是成熟的存量资产盘活,CMBS的融资规模一般可以做到物业评估值的60%-70%;另一方面,产品的期限比较灵活,每三年都有一个开放期,可以通过解除抵押的方式进行赎回;同时,储架式结构,可以根据公司的发展情况分批发行。”

  “一方面,基于物流仓储行业稳定增长带来的稳定现金流,普洛斯的物业涵盖了1000多家跨行业客户,有高出租率和稳定的收入;另一方面,普洛斯既是专业的资产管理人,也是有丰富经验的全球公募和私募基金管理人。”诸葛文静提到。

  对于ABS的未来发展方向,她表示包括物流仓储设施类资产是公募REITs最佳的基础资产类型,未来中国公募REITs的推出将会为行业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新经济企业代表小米同样在上交所发行资产证券化产品,其供应链资产支持证券主要用于支持上游供应商。

  储架发行规模100亿元的中信证券-小米1号资产支持证券在2018年3月2日取得上交所无异议函,成为国内首单支持新经济企业供应链证券化的样本。

  从主体来看,该项目原始权益人为小米旗下的商业保理公司,采取反向保理的模式,以小米通讯对上游供应商的应付账款作为现金流偿付支持。

  11月5日,小米金融资产管理部总经理胡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小米金融的两个重点方向,一个是消费金融,希望服务好小米用户、提供普惠金融服务;另一个就是供应链金融,积极发展新经济供应链金融业务,从而带动产业链的整体发展,让金融更好地服务于实体经济。”

  目前,小米公司上游供应商涵盖信息设备、精密电子、生物识别等领域逾200家。

  胡伟表示,采用供应链ABS不仅为原始权益人拓宽了融资渠道,而且惠及上游供应商,进一步保障供应链的稳定性;同时,供应链ABS通过转让表内资产并做到真实出表,对于原始权益人和供应商改善资产负债表、降低融资杠杆均具有良好的效果。

  “基础资产的供应商是中国境内企业,供应商不属于失信被执行人、基础资产权利完整无瑕疵且可转让、基础资产对应的基础交易不存在商业纠纷、基础资产付款日不晚于专项计划预期到期日对应的转付日。”他也强调,小米针对该ABS项目设置了严苛的资产入池标准。

  “资产证券化业务正处于不断成熟的过程中,税收等各类制度设计等都尚待完善。期待后续我们能在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成熟道路上留下更多有用的足迹。”胡伟期待。

  项目多、结算周期长的建筑施工类企业,也通过发行ABS,享受到盘活存量资产的优势。

  2017年6月27日,中建八局应收账款资产支持专项计划在上交所挂牌转让,其基础资产为中建八局依据工程合同及应收账款转让合同对发包人享有的应收账款(质保金除外),中国建筑对该计划提供差额支付承诺。该计划发行总规模23.99亿元,其中优先级规模21.59亿元,期限为2.5年。

  “ABS融资限制条件较少,融资主体财务自由度和灵活性较高。与传统融资相比,企业的管理和财务表现受投资方和债权人监督程度较低;与发行债券相比,不受公开发行公司债券余额不超过公司净资产的40%的规模限制;而且,ABS融资资金用途灵活。”中建八局财务负责人11月13日提到,该计划发行可以有效降低公司的应收账款规模。

  此外,“ABS属于标准化产品,在交易所备案挂牌,包括银行、券商资管、保险等资金方均可认购”也被视为优点之一。

  “目前,我局在上交所获批了1单50亿应收账款ABS的储架发行,已发行28亿元;近期又上报了2单50亿应收账款ABS的储架,此外还有一单50亿供应链ABS储架,未来一年主要在这些储架内按需择机发行。”中建八局人士表示,也在积极推进地产领域、PPP领域的资产证券化,近期有一单创新型CMBS准备上报。

  ABS的“火与冰”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ABS的底层基础资产类型多样,应收账款债权、小额贷款债权、融资租赁债权、消费贷款债权、信托受益权、基础设施或商业不动产相关的收益权等都是其底层资产的重要来源。

  某大型券商关注ABS的分析师指出,通过存量资产融资,限制条件少,设计灵活度强,在非标收缩、传统融资方式受限的大背景下,ABS的发展是大势所趋。

  对于因原始权益人和中介机构尽职履责带来的问题,则应该进一步加强对原始权益人和中介机构的培训和督导,提高对于中介机构的执业水平要求,进一步细化相关标准,总结业内有效经验,进行推广学习。

  其同时提到,随着ABS融资规模的迅速扩大,也要警惕几方面问题。

  一方面是随着资产证券化规模扩大,叠加国内外经济形多重因素,市场面临的问题和风险逐步显现。

  但有关研究人士表示,ABS违约率显著低于信用类债券,已兑付金额接近发行总额的50%,兑付金额在剩余期限分布相对平均,不存在集中兑付高峰,总体风险可控。

  作为多款ABS产品发行人的华泰资管人士则认为,“ABS产品的二级市场流动性仍有待提升。我们看到原始权益人发行的同级别信用债券可能比ABS的融资成本更低,其中就有流动性的原因。如果市场上有一批ABS做市商,流动性应该会有一定改善。”

  不过,上述华泰资管人士强调,今年上交所推出《上海证券交易所债券质押式三方回购交易业务指南》,三方回购的推出,一定程度上会提高ABS的流动性。

  面对一些ABS市场的负面消息,中信证券有关人士表示:“结合监管发布的相关信息,以及媒体的若干报道,近年来的负面事件有的是因为企业经营情况导致,有的是因为原始权益人、管理人和其他中介机构尽职履责不到位造成。作为服务实体经济的一种金融产品类型,与债券等其他金融产品类似,出现一定规模的信用风险事件是合理的,也是正常的,目前该类情况出现的比例较小,建议客观看待。”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