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托 · 债券 > 资产证券化
促资产证券化 做价值发现者访云南信托总裁助理贾岩
2020-07-06分类:信托 · 债券 / 资产证券化来源:金融时报

新金融网资产证券化是信托公司发力的业务之一。在众多信托公司中,云南信托是一家在多个市场细分领域都较有特色的信托公司,2003年在证券投资信托领域开创了中国阳光私募市场主动投研的“云南模式”。据了解,资产证券化现已成为云南信托战略型业务的一大重要抓手,那么,除银行间信贷资产证券化以及ABN业务外,云南信托还将有哪些重点布局?对于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又有何创新思路?为此,《金融时报》记者特意采访了云南信托总裁助理贾岩。


  《金融时报》记者:资金信托征求意见稿的相关内容传递出一些积极信号,对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有什么影响?


  贾岩:继资管新规之后,资金信托新规同样旨在引导整个信托行业继续加速转型,回归本源,服务实体经济。资产证券化业务符合“去通道化”、提升主动管理能力的监管宗旨,是信托公司转型的重要抓手之一,能彰显一系列功能优势。


  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还具有一定的优势。首先,破产隔离是信托法赋予信托的特色功能,信托财产具有独立性,能实现基础资产与原始权益人的破产隔离。因此,信托公司具有参与资产证券化业务的天然优势。数据显示,目前信托作为发行机构或者计划管理人的资产证券化产品规模(约1.25万亿元)已经占据整个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半壁江山(53.4%)。


  其次,信托在资产证券化领域具备成为整体服务商的特色条件,可以贯通前中后端。前端服务可介入Pre环节;中端可以做SPV管理人;后端可进行资产证券化产品投资,比如资管产品承接等。


  此外,信托公司具有丰富的资产管理经验和资产获取渠道。近年来信托公司紧密贴合宏观经济转型趋势,围绕国家重大战略布局、消费升级等实业领域,探索金融创新产品,积累了产业服务经验,这都为信托公司打造资产证券化全流程、全链条服务提供了实战基础。举例而言,近期一些信托公司通过资产证券化专项抗疫产品,支持实体企业融资,帮助他们对抗疫情的影响,相关的项目底层资产已广泛触及抗疫医院、供电系统、基础设施等公用事业、酒店、商业物业、物流等民营及个人消费等民生领域,发挥了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作用。


  《金融时报》记者:在现有的资产证券化业务中,信托公司主要充当SPV角色,主动管理能力欠缺,你认为信托公司还有哪些可以深挖或拓展,需要哪些政策支持?


  贾岩:目前的ABS业务实操,主要看融资主体,没有真正看资产。有部分ABS业务,如应收账款类、公用事业收费权等,由于无法与主体脱钩,所以较难通过看资产来定价,但有一些ABS业务,如小而分散的消费金融,某种程度上更应重视资产。


  我国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的未来发展,重在正确的定位,信托公司能不能成为价值的发现者?要实现这一目标,第一,要靠自身做好闭环管理。比如,美国资产证券化的特殊服务商和原始的权益人进行风险脱钩,形成自己的闭环管理。闭环管理是信托能发挥重要作用的第一个重要条件。第二,在大量的资产证券化业务过程中,信托公司要对底层风险包具备风险定价能力,尤其是对循环购买交易结构的项目,要具有风险定价能力。如果只是定位于SPV,信托公司将处于被动不利地位。


  除了闭环管理能力、风险定价能力之外,信托公司还应重视产品设计、承销发行等能力的持续优化,只有彰显主动管理价值,才能破除产品同质化、低层次价格竞争的现象,这也需要提升从业人员的专业素质,尤其是跨界融合金融、风控、法律、IT等多元知识结构的人才,实现专业化团队运作。


  业务类型方面,消费金融ABS、供应链金融ABS等,都有可能助力信托公司在资产证券化中获得业务核心和主导权。研究数据显示,中国消费金融市场、供应链金融市场未来都有数十万亿元的巨大需求量,市场可操作空间巨大。


  在外部环境方面,建议放开资产证券化相关承销资格,让更多信托公司直接参与竞争,而非必须通过其他金融主体再介入。目前,仅有2家信托公司获批交易所资管计划管理人试点资格,获得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承销商资格的也只有10多家。事实上,信托公司不是简单的SPV角色,他们积淀了广泛的机构客户资源,如果能发挥信托公司承销作用,有利于丰富资产证券化的市场活力。


  《金融时报》记者:银行系的信托公司开展资产证券化业务较多,那么其他信托公司在拓展上有哪些难点?


  贾岩:银行系信托公司在参与信贷ABS业务中具有一定优势,可以发挥集团协同、资源共享联动作用;但银行主导下的竞争格局,形成了信托低层次参与ABS的价格战、通道化、规模盈利模式,不利于其可持续发展。


  非银行系的信托公司,一方面可以尝试全产业链服务,另一方面可以错位竞争,针对标准化市场较受投资人欢迎的资产来拓展,比如银行信贷、房地产金融、消费金融、建筑等ABS资产类型。此外,应加大对企业ABS领域专业化服务的关注。首先,大量的企业客户具有非常广泛、多元、个性化的ABS需求,这为各类信托公司发挥自身禀赋,围绕其展开资产证券化服务提供了广阔空间。其次,企业ABS领域,目前以租赁、保理、地产等传统的基础资产为主,信托公司可以在供应链、消费资产、不良资产重组等方面,拓宽基础资产的类型。再者,新兴行业、绿色经济、供应链、REITs等伴随产业升级而产生的大量企业资产配置需求,推高了企业直接融资和盘活存量资产的诉求,信托公司从中可大力挖掘资产证券化业务机会。信托公司已在地产、基建、PPP等领域多年深耕,具有优质的客户资源、丰富的项目运作经验以及卓越的资金和资产衔接能力,如能围绕客户对ABS的个性化需求,提供差异化的解决方案,同时设计附加值服务、增值服务,不仅能与合作机构实现共赢,而且能提升自身主导权,彰显独一无二的优质服务价值。


  《金融时报》记者:云南信托开展消费金融业务,是否与资产证券化相结合,开拓更多的业务模式?


  贾岩:云南信托从2014年开始探索消费金融业务,不仅组建自主风控系统,持续投入资金打造专业IT团队,而且有意识深入产业链,探索基础资产的发掘机制和风控定价。我国消费金融领域的资产证券化,不能只是简单的SPV操作模式,而应该探索全产业链服务模式。值得注意的是,在资产发掘、风险定价、交易结构设计、后期管理、运营维护等诸多环节,基于大数据和科技金融的赋能,有利于信托资产证券化从通道商向全链条综合服务商的角色跃升,从而形成信托公司新的长期盈利增长点和重要竞争力。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归上海共燊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所有.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