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 新金融网!
官方微信|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信托 · 债券 > 债券
2018年的债券圈:老王老张讨债记
2019-01-03分类:信托 · 债券 / 债券阅读数:( )

作者:丹青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18年,是老王在债券行业从业以来最煎熬的时候。

“咋就突然违约了呢?”老王虽然知道要降杠杆,但是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在身边,甚至波及到他的工作。

“我现在被一帮人讨债,今年的年终奖怕是没了。”老张同样如此。

想起4、5年前的风光日子,老张颇为怀念。

那个时候,只要拿到好的资产,债券甚至溢价发售,“你知道溢价发售什么概念吗?溢价发售还很多人来抢!我们三个人的奖金就是几百万啊!”那是老张从业以来最幸福的时光。

也在那一年,他在北京买了房,安了家。

只是,现在,可能好日子到头了,他今年的日子有点难过。

基本工资并不多,平时要绩效活着,因此,今年的月供甚至他都有点动了存款,不仅如此,他还忧心忡忡。

“你知道吗?我们现在最担心还有雷没爆出来,此前,我们有2亿的债券违约,现在天天要安慰投资者,烦死了。”老张最近有点烦儿:“这笔钱要是不被爆出来,我们的脸面还好受一些,年终奖多少还能有点。”

老张所在的保险公司本想着2018年能盈亏平衡,但没有想到的是年景太差,大环境处于经济周期当中,因此,他们也就只能得过且过了,“毕竟虱子多了不愁,要不还能咋样,反正已经这样差了,希望明年会好起来。”他苦笑道。

他告诉GPLP犀牛财经,包括上市公司,今年不少债券违约,金融行业的从业者都是一把辛酸泪。

一个数据可见债券市场的严峻。Wind资讯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新增42家违约主体,涉及债券118只。违约金额方面,截至12月31日,2018年债券市场涉及违约金额达1154.5亿元,而2017年这一数据为337.5亿元。

2019年未来情况如何?作为投资人,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债市违约,投资者应该怎么做才能避免“踩雷”?

债券违约为啥会前赴后继?

在很多人的认知里,债券低风险、低收益,以及较好的流动性,要比股票来的更安全些,但是这些认知在2018年被颠覆。

历史上第一只违约公募债券发生在2014年3月的“11超日债”,当时,伴随着该债券第二期利息难以按期全额兑付,于是,这成为国内第一例票息违约的公募债以来。

随后,债券市场违约逐步进入常态化。

不过,在过去几年,发生的频率并不高。

资料显示,从2014年到2017年,四年累计发生违约的债券不过122只,涉及金额860亿元。

不过到了2018年,数量猛增。

一方面,这跟大环境去杠杆有关,另外一方面,也跟经济结构周期调整有关,尤其在金融去杠杆的背景下,民企流动性一下子紧张起来,2018年仅一年明面爆出的债券违约就高达1154.5亿元,违约家数和金额超过打破刚兑以来的总和,可以说上市公司债券违约成快速增长之势。

在2018年,那些依靠讲故事吹牛逼的企业,过去的明星公司也是面露尴尬。

比如,2018年最大的“雷王”是上海华信,数据显示上海华信当前有11只债券违约,本息合计294.18亿元,出事之前还是AAA评级的发行人,很多金融机构都有投资。

当时还有投资机构的经理向GPLP犀牛财经嘀咕:“民营企业能做石油生意,应该不会出大事。”结果这些投资机构只能自吞苦果了。

其次要数2018年下半年永泰能源债券违约引发的连环雷爆。据上市公司公告显示,2018年7月初,由于一笔15亿元的短融债券到期未能兑付,永泰能源公告公司股票从7月6日起停牌。

在停牌期间,永泰能源利空频出,流动性危机愈演愈烈。倒下的第一张多米诺骨牌是“17永泰能源CP004”,接下来8月到期的“13永泰债”、“17永泰能源CP006”,10月到期的“15永泰能源MTN001”,无一例外全部违约。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初,永泰能源名下共有11只债券实质违约,违约债券余额149亿元。

2018年12月9日,永泰能源复牌,采取出售资产、债转股等方式“自救”,同时推动重组,寻求监管机构和地方政府救助,但未来能否顺利完成也要打一个问号。

还有更戏剧性的是,在2018年12月6日爆出的洛娃科技债券违约。上市公司公开信息显示,17洛娃科技CP001发行规模达3亿元,债券期限为1年,由2017年12月6日起息,票面利率为7.5%,但2018年12月6日无法兑付,构成实质违约。

但是在此前的11月份,公司仍然公布了会顺利兑付的公告,并未透露公司兑付压力。10月份,还出现在“2018北京民营企业百强榜单”,名列第34。

比如年底的银亿股份,作为一家房地产起家的公司,曾在自2015年提出“地产+高端制造”双轮驱动战略后,先后发动三次大手笔海外并购,要做汽车零配件业务。

2018年12月24日,银亿股份(000981,SZ)公告债券违约暴露了其资金流动性危机,15银亿01”未能如期偿付应付回售款本金3亿元。要知道,2017年公司一度分红28亿元,为何如今3亿元的债务还不上了呢?

往事不堪回首,GPLP犀牛财经但愿这些公司在后来的上市公司救援当中能够缓过神来。

2019年债券市场的投资价值

因为刚兑被打破,债市就没有投资价值了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要不债券市场也不会构成投资的基础。

大家都知道股票可能遭遇股价回调、公司退市、公司破产等风险,但它并不改变股市的投资价值,同样,债券的违约风险与债市价值并不矛盾,我们不能因为他们有违约风险就不投资债券,这毕竟是一个小概率事件,而且2018年发生的简直是一个黑天鹅事件,因此,GPLP犀牛财经注意到,在2018年债市走出小牛之后,研究机构仍然看好债市未来趋势。

因此,在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监管政策趋缓、货币政策维持宽松的情况下,同时叠加中美贸易摩擦的不确定性,2019年债券市场相对较为乐观。

联讯证券认为,2019年负债端会先于资产端修复转好,具有确定性的趋势性机会且高收益的资产仍然会相对缺乏。在这样的格局下,至少在2019年上半年债券仍是最优选择。

对于经济基本面,GPLP犀牛财经认为随着2018年的一系列稳增长政策的逐步见效,经济下行压力可能并没有市场预期的那么大。另外G20会议后,中美贸易摩擦是有所缓和的,但市场依旧悲观,一旦后期谈判继续向好的方向发展,悲观的预期也将得到修复。对于货币政策,降准的空间还是有的,但像之前一样更多是补充流动性,定向降准,并非大水漫灌,而降息的空间不大。

另一方面,近期推动利率快速下行的因素主要是基于市场对于2019年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的预期,可以说2018年利率的大幅下行是已经对2019年的市场有所反应,是在透支2019年的行情。若2019年市场预期兑现,利率继续下行的空间也相对有限,反而需要警惕一致预期出现反转,那么现在利率的快速下行可能对应的是未来利率的快速上行。

投资上,据采访综合意见,GPLP犀牛财经认为,未来长期利率债上行空间有限,长期利率债收益率在前期下行明显,配置价值已经弱化,存在一定的拥挤交易,容易出现波动。

在信用风险不明朗的当下,机构普遍缩短久期、以防御为主。现在卖出去的债基本都是3年以内的,市场风险偏好仍较低,民企里要选优质的、规模大一点的,国企也以AAA和有担保的为主。

“债市违约的存在,并不是说债券不值得配置,而是说我们应该保持警惕,加强风险意识,关注风险水平。”一位固定收益投资经理对GPLP犀牛财经说。

分享到:
相关文章

为获得最佳浏览体验,请您使用IE8及IE8内核及以上版本,或谷歌及火狐浏览器浏览本站!
Copyright © 2017 新金融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沪ICP备16049902号-3

关闭
关闭